1. 首页
  2. yabo下载通道

上海人yabo下载通道

如何跟上海人打交道?其实和我们打交道也很容易。首先要有诚意,上海人见多识广,会看脸色。你开口没有称呼,以后话别讲了。有人说上海人也是外地来的。不错。百多年前江浙二省人拥

如何跟上海人打交道?

其实和我们打交道也很容易。首先要有诚意,上海人见多识广,会看脸色。你开口没有称呼,以后话别讲了。有人说上海人也是外地来的。不错。百多年前江浙二省人拥入上海。那时的人和现在进上海的外地人能比吗。

北京人和上海人最大的不同在哪?

答,北京人和上海人最大不同就表现在虚荣心上。北京人虚荣心强点,上海人虚荣心淡点。我上班的时候有一次到上海出差,在江湾镇的一个停车场停了半个小时车,有一个五十多岁的本地收费的,向我们要5元停车费,我们和他争辩了一会,驾驶员掏5元扔在地上,那位收费的弯腰捡起地上的钱,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后来有一次我在北京出差,在南苑的一个停东场,碰到了同样的事情,北京的那位本地收费的,用手指着我们的驾驶员说,你捡起来,不捡起来您今个走不了。同样一件事,北京人和上海人的反应是截然相反的。北京人不怕事大,重是非轻利弊,上海人不想摊事,重利弊轻是非。两座城市的土着人在为人处事的逻辑上有着很大的差异。我所说的这个案例是个特殊的现象,但却有一般的意义,它折射出两城市间的本质区别。其它的一些现象,大多是由这种区别而派生的。北京人要理不要命,上海人要命不要理,酒桌上,北京人情愿伤身体,也不伤感情。上海人情愿伤感情,也不伤身体。这就是最大的不同。

上海人对周立波怎么看?

我是上海人,和周立波年龄相仿,可以说他在笑侃三十年中的场景都是我熟悉的。首先,周立波早期的那个不堪事件(不知何由打伤老丈人)媒体报道很多,我以年少轻狂看待比较恰当,他也受到刑法惩治了。年轻时犯下的过错被媒体大众几十年后再不停歇地过度抨击,稍显不公,谁不犯错呢。

至于他和前妻之间的来往恩怨成为他被谩骂因由之一,更没必要。离婚就是罪过?还得是他一个人的罪业?对待婚姻理解是各人自由,可以选择放弃,各人的苦痛自己才知道,请别道德制高点拿捏别人。

我觉得这些都无从判断周立波的人性和品格到底如何。让我对周立波人品大大反感甚至鄙夷的是他和关栋天的反目成仇这个过程,历历在目。关栋天,有目共睹的周立波的大恩人,对他有再造之恩!没有关老板这位尽心扶携他的大哥,周立波至今能有个饭辙就是他的造化了。这件事可以说就是对周立波败坏人品的永世定格,至于他有钱之后和胡洁做的那些公益,深层动机就是挽回落败透顶的无良人品,没别的原因。这就是我这么一个和周立波同代的上海男人对他的私人评价。不喜勿喷。

关于网络上声讨要求周立波首先必须验证是否吸毒的舆论,我也想说说。人人都在自以为是地认为证明他是否吸毒才是第一要素,看起来符合你们所谓正统正义的口味。试想如果你遇到这样场景,你差点被谋杀谋害,当你满世界诉求公正时,别人却要你先自证清白是否吸毒,如果吸毒了就一切免谈甚至扼杀你的诉求,你哪怕被谋害也是活该。这就是满嘴正义下的可悲。

周立波的唯一诉求是被设局枪毒栽赃,而且枪毒上都没有他的生物痕迹,证明就不是他的东西。按吸毒论者的解释就是说他吸毒了就说明没人设局害他,请问这算哪门子道理。既然他是否吸毒和他的诉求无关,那为何舆论还咄咄逼人地非得先证明吸毒是否?

再问为何枪毒上没有任何人的痕迹?什么人会把枪毒放进别人的包里之前擦拭干净自己痕迹?什么动机会这样做?如果是周立波自己的枪毒并放入自己的包里,他没有任何理由把枪毒擦拭得干干净净。那些不相信阴谋论的还要怎么才能相信这枪毒是别有用心之人放进去的。哪怕是吸毒者就活该无权诉求吗。他的单一被陷害的诉求和他的道德品质及其他行为是没有关联的,哪怕一个人再不耻也不妨碍他在某件事上受到陷害后求得正义的护佑,这才是国家法律和社会公德的公平所在。




外地人如何看待上海和上海人?

一直以来上海人尤其是上海男人一直因为小气,成为全国攻击的对象。90年万人空巷的电视剧《渴望》中的渣男名叫王沪生,到春晚上的巩汉林,早期以黑上海人起家。

上海在解放前就是东方巴黎、远东金融中心。解放后,在国内是经济、工业最发达地区。那个时候,全国人民以拥有上海产的三大件(手表、自行车、缝纫机)为傲,是拥有奢侈品的感觉。外地有到上海出差的,带回的糖果、糕点、纺织品等等的产品,回去会让当地的人们羡慕半天。上海人由于是一类地区,平均工资水平也是全国最高。怎么会落得如此的评价呢?!

yabo下载通道yabo下载通道 80年代,我到北京上大学,同班30位同学,来自全国20多个省份。对比其他同学,我的经济条件,是最好的几个之一。但是,住房条件,我是全班最差的一个,没有之一,甚至不如那些来自贫困地区的同学。我们一家三口住在12平米的一个房间,7户人家合用厨房、卫生间。这种情况在当时还算好的。我大伯家12口人住24平方两间房。这么小的房子,上海人发挥各种智慧,搭阁楼、打地铺、睡吊床、拉帘子。可以说,完全在没有尊严、没有隐私的情况之下,艰难生存,是这一代上海人的集体记忆、一生心中永远的痛。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下成长的上海人,确实有因为结婚住房兄弟反目的,有邻居间为了厨房公用部位一块砧板的距离大打出手的,也有为了一些小事斤斤计较的。除了住房,上海的基础建设也非常的糟糕。80年代,我的一位北京同学来上海,要看看大上海。彼时,北京已经高楼林立,有好几个巨大的立交桥。而上海不但没有立交桥,连马路都因为年久失修,坑坑洼洼,高低不平。除了解放前的高楼外,都是6层的楼房,着实被北京同学嘲笑了一番。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上海人穷到没有房子住,上海穷到没钱修马路,直到我在大概七八年前看到的一个数据。

这个数据是说,从解放后到80年代,上海每年缴纳国库的金额,占全国的1/4到1/3强。而仅上海最大的工业区杨浦区一年的税收占全国大约近1/10。说用一个上海养活半个中国,都不为过。中国的税收一直是分国税和地税两条线的。国税的收入,由中央直接调配,而地税的收入,才交由地方政府,发展当地经济。这个高额的国税征过后,地税也就所剩无几了,上海市政府成了当时最穷的政府之一,这也就回答了为什么上海穷到连造居民楼、修马路的钱都没有了。这样的情形一直延续到90年浦东开始改革开放,中央才减低了上海的国税重负。

90年代初,上海规划建设内环高架路,但是,资金有缺口,所以,到中央申请被拒。由于没钱,后来建成的内环大部分只有4车道,而且每个车道非常窄,两边贴着民房,整个工程几乎没什么动迁,就是为了省钱。

综上所述,上海在几十年来,背负着困难年代国家的沉重负担,以一代上海人牺牲尊严、牺牲隐私为代价,输血全国。但是,其它地区的人们,只看到上海人在逼仄的亭子间作困兽之斗的窘迫,却不了解为何堂堂上海会变成如此可悲之地。一味地讥笑、谩骂、吐槽上海人。扪心自问,这样的你们是否公平!?

你们,欠上海人一个道歉!

上海人喜欢周立波吗?

谢邀。我不是上海人,但知道当时在上海,周立波的出演,基本上都是坐无虚习,场场爆满的,喜欢与否,可见一斑。另外,关于咖啡与大蒜,因为上海说话语速快,加上地域、文化及视角的不同,周立波的原意是担心农民听不懂他的话而言的,但被有心人骟动后变为了岐视农民,而周立波心高气傲,索性也不去解释了,这样就无意中得罪了七亿农民,引来骂声一片。周立波的现状如何,暂时还无法评说,但他曾经多次的巨额善款,曾经辛辣、直言的评说,曾经带给我们耳目一新的视野及快乐,在国内是少有的,所以,我们理应客观、公正的去看待他。人无完人,为了博人一笑,周立波固然有他油头粉面的一面,这也许跟他的小丑演员习惯有关,但他的私生活我们却无权评说。周立波是中国人,无论他有否问题,我们都应该去挺他,不能让外人欺负我们,瞧不起我们,而相比许多明星是外籍来说,周立波原本也是可以入外籍的,但他却没有,因为他是中国人!

上海人到底有多精明?

首先谢邀。对这个命题思考良久,与其回答上海人精明这个表层问题,不如分析下上海这座城市的核心价值观。

改革开放前,上海和全国一样,经济发展迟缓,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实行物品配给制,说白了就是大家都一穷二白,也没什么可偷的。

改革开放后,上海经济建设飞速,很多人觉得最直观的变化就是城市建设及生活水平提高。我反而觉得最大的变化是教育水平的提高和外部文化及价值观的融合。人与人的关系在迅速发生转变,这其实是城市的核心价值观在发生转变。

我不知道是不是经济发展带来了这种变化,直到我去了东京。(这里要说下日本,这个国家对每个中国人来说都具有极其复杂的感情,我从骨子里憎恨它给中国带来的伤害,确又不得不思考并佩服是什么把一个战败国发展到了曾经世界第二经济强国的位子上。我一直认为,即使是敌人,一味的憎恨是无用的,学习它的优点,才能在未来击败它,有点扯远了)。我所了解的日本社会的核心价值观,通俗来说就是不给别人添麻烦。老年人拒绝年轻人帮助因为这样会认为给社会带来了负担,类似这种例子太多,这里不做展开。

个人觉得上海人所谓的精明,实际上是理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给各种关系之间清楚划下了分界点和底线,慢慢形成不给别人添麻烦的社会。

这样的社会,这样的城市,好不好,没有答案,人情味的逐步弱化,向规则为王转变,提高了人口的整体素质,又换来了竞争压力的巨大。一切都是等价交换的,连小到走路都比别的地方快的多的这么一个城市,付出的代价换来的也是同等的发展速度。人人都想活的安逸,但现在国家需要这种速度。

最后,我个人觉得上海这样的价值观在目前利大于弊,毕竟,人改变了城市,而你,可以选择城市,以上。

你对上海人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一直被全国骂但一直活的平和文雅得一群人

犯罪率最低得一群人

女人为什么要yabo下载通道?

谢邀请!

这还用问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呀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